-

“我知道。”葉靈往門口走。

葉母跟在她身後,敦敦教導,“現在我們家不缺錢,你哥有公司,你爸也有公司,盛氏集團更不用說,你不需要那麼拚命賺錢,知道嗎?”

葉靈轉身,突然抱了抱葉母,“媽,您心疼我我明白,但是我這麼拚命,不僅僅是為了賺錢,還為了實現我的價值和人生理想。”

葉母聽她牛皮扯這麼大,抬手就在她背上拍了一下,“行了,就你有理想有抱負,快去上班吧,晚上給你燉鹿肉湯補補身體。”

說起這鹿肉,還是昨天葉橋生帶過來的,稀罕東西,又是大補之物,她自然要留到全家人都在,才燉來吃。

葉靈說:“知道了。”

葉母等了幾分鐘,也冇見葉靈鬆開她,她又在她背上拍了一下,“你今天怎麼回事,是不是有心思啊?”

葉靈搖頭,“我冇心事,就是想抱抱您,媽,我愛您!”

她說完,就鬆了手,葉母冷不防聽到她這句話,肉麻的一哆嗦,“誒,你給我好好說話,好端端的這麼肉麻乾嘛?”

葉靈癟了癟嘴,“三胞胎天天跟您說奶奶我愛你,也冇見您說肉麻啊,就對我雙標,我走了。”

她轉過身去,舉起手來瀟灑的揮了揮。

葉母看著她的背影緩緩消失在眼前,她無奈的搖了搖頭,這丫頭,該不會是因為最近她老上她哥那邊去,覺得自己失寵了吧。

真是!

不管在外麵多成熟懂事,回到家,在媽媽麵前,就是一個缺愛的大孩子。

葉靈回到公司,暫時把煩心事放到一邊,讓小歐通知企劃部的1號會議室開會。

公司要製定未來的發展方向,不是葉靈一個人就能決定的,還需要上會進行討論。

其實他們早就打算做投資多元化,隻是一直冇邁出這一步,總覺得忐忑。

會議上,保守派與激進派展開了唇槍舌戰,兩方都有自己堅持的理由,葉靈被吵得頭都大了。

她拍了拍桌子,示意眾人安靜下來,“前不久,我參加了張導的生日聚會,他最近在籌拍一部電影,劇本還在打磨中,我打算注資。”

“葉總,雖然張導的片子都有票房保證,但我們目前把資金壓進去,會不會太冒險了?”保守派率先發言。

公司冇做過製片人,自然要小心謹慎一點。

“什麼冒險,你不都說張導的片子有票房保證,那我們投資不是跟在他身後撿錢,葉總,我看這個方案行。”冒險派隨後與保守派對嗆。

眼見雙方又要大戰五百個回合,葉靈說:“我隻是這麼一說哈,至於這個項目能不能立項,還要等企劃部做了市場調研以及企劃案再說。”

開完會出來,窗外的天已經黑透了,可見這場會議開了有多久,葉靈揉了揉痠疼的後頸,瞧見小歐匆匆走過來。

“葉總,盛總來了,說是接你下班,等了快一個小時了。”

葉靈愣了愣,她冇想到盛君烈會來,她問道:“在我辦公室?”

“嗯,你快去吧。”小歐在她身後輕輕推了一下,臉上還帶著一抹竊笑,像隻偷了腥的貓。

葉靈回頭瞪了她一眼,笑著推開了辦公室門,她剛轉身,眼前就多了一捧火紅的玫瑰,花香撲鼻。

玫瑰後麵,是一張英俊奪目的帥臉,正笑盈盈地看著她,眼中盛滿愛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