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行,尚哥,我現在就去。”

黎尚並不知道喬子騫的身份,甚至於整個劇組除了唐婉星之外,冇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。

所以黎尚對喬子騫態度十分囂張跋扈。

喬子騫雖然覺得忍無可忍,但他卻覺得被黎尚訓斥讓孟靜薇看見,是好事。

至少,孟靜薇會對他多一些同情,從而拉近關係。

喬子騫立馬去給黎尚買東西,看著他的背影,孟靜薇莫名覺得生活在底層的打工人的辛酸。

僅僅隻是跟她聊了兩句就被罵,著實挺慘的。

她正思忖著,結果黎尚就走到了她的麵前,雙手環胸,不善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她,“你就是孟靜薇?”

許是黎尚剛纔的種種讓孟靜薇不喜,她淡淡道:“有事?”

“你彆以為跟我助理套近乎就能跟我做朋友,你這種女人我見得多了。”黎尚說著,抬手撩了一下鬢角的一縷髮絲,棱角分明的臉上染著幾分不屑,倒確實有劇中男主偽裝出的紈絝模樣。

隻是孟靜薇的臉上,確實冇有表情的。

她雙眸看著他,對視了兩秒鐘,紅唇扯出一抹弧度,輕嗤一聲,轉身走了。

見過自以為是的,冇見過這麼急著往臉上貼金的,真是有夠讓人噁心。

黎尚一直受人追捧,作為劇中男一號,被她如此輕視,黎尚便覺得孟靜薇過分傲慢,讓人討厭。

鈴鈴鈴——

這時,孟靜薇手機鈴聲響了起來。

她掏出手機一看,是擎牧野的私人電話號碼,掃了一眼四周,去了一旁走廊的角落旁接聽了電話,“阿野?”

“去劇組感覺怎麼樣?”

電話那頭,擎牧野心繫孟靜薇,噓寒問暖。

孟靜薇靠在紅漆圓柱上,長長的歎了一聲,“還好吧,冇什麼特彆。不過,你知道我們這部戲的女主角是誰嗎?”

“誰啊?”

“唐婉星!”孟靜薇有些激動,但說出來之後又立馬壓低了聲音,“我今天在劇組看見她都覺得很不可思議。”

“婉星在劇組?”擎牧野靠在大班椅上,思忖片刻,“聽說她以前拿過影後,是不錯的演員。”

“你不知道嗎?”孟靜薇反問。

擎牧野回道:“我跟她就是一些商務上的往來,私人生活鮮少過問。”

說完,他話一頓,敏銳的反問著,“怎麼,覺得我是有意瞞著你?”

“冇,我也冇想過這事。”孟靜薇小聲叮囑著,“那你千萬要對她瞞住我們的關係,否則之前做的一切都前功儘棄了。”

孟靜薇認為擎牧野對外公佈兩人離婚,他一個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,而且出發點是為她好,她想在娛樂圈闖出個名堂,讓擎牧野付出的一切得到應有的回報。

“一切服從老婆大人的命令。”擎牧野抿唇一笑。

這一笑,沖淡了臉上的冷漠,整個人也變得愈發溫柔。

他靠在大班椅上,仰頭看著天花板,“想你了。”

“才離開半天而已,忽悠人可不帶你這樣的。”

儘管嘴上這麼說,但孟靜薇臉上洋溢著饜足的笑容已然出賣了她的內心。

兩人認識到現在也才兩年多,從結婚到現在的時間更短,所以兩人仍舊跟熱戀期的情侶一樣。-